中华耀

Alan is a rose in the America.I said.

Victor is a sunflower in the Russia.I said.

Francois is a iris in the France.I said.

Wang An is a peony in the China.I said.

Honda Kui is a Chrysanthemum in the Japan.I said.

Luciano is a Daisy in the Italy.I said.

Eins is a Cornflower in the Germany.I said.

Well,what about me?

No,Arthur is a rose in the England.

微爱雨舍/亚瑟视角

再见。
忍住眼泪拖着行李,硬是连头都没回。
不能回头。
回头就会看到喜欢的人和最好的朋友牵着手在一起目送着自己。

弗朗西斯、路德维希和我,我们三个一起长大。我们是那么要好,形影不离,以至于大家都知道我们是“铁三角”。

但我更喜欢弗朗西斯。他鸢紫色的眼眸里总是荡漾着他丰富的情感,他优雅多情,他擅长说一切我说不出口的情话,他还明白我在某些时候说出的话并不是真心的——总而言之,他是那么一个招人喜欢的人。而路德维希却没有弗朗西斯那样善解人意,或者说他只是过于认真甚至有些苛刻——但他作为一个朋友,绝对是称职的。
天啊,我在说什么。难道弗朗西斯就不能作为朋友了吗?

是的,我不想只把他当做朋友。
我爱上了他。从朋友之间的更喜欢变成了爱。
我没有告诉他,也没有告诉路德。我们三个还和以前一样。阳光明媚的下午,我们三个在弗朗家里,我坐在桌边享受着下午茶的时光,路德会锻炼或者拿着笔和纸记录些东西,弗朗吉则会去做一些甜点——我不想承认,但他的厨艺确实可以算上是顶尖级别的了。每天下午品着英国上好的红茶吃着他做的点心,这样的生活真希望能永远持续下去。

但是……不可能了。

父母因为要去外地工作,我们全家要离开这里。但父母考虑我的感受,跟我说,如果舍不得弗朗和路德不想走,我可以自己留在这里,找份工作养自己。
我想着我也老大不小的了,就和那两个人说一下留下来吧。
于是那天我去了弗朗家里——我们三个经常在他家一起——刚进门,撞到两个人拥吻的场面。看到我他们两个立马分开了,尴尬地整理不太整齐了的衣服和我打招呼。
我能说什么呢。我又该说什么呢。
嗨呀,你们两个在一起了也不先告诉我,是把我当外人吗。看你们那偷偷摸摸的样子,难道心虚吗。我虚伪地笑着调侃他们。
路德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弗朗却笑得那么自然,还是他从前的迷人笑容,现在看起来却是那么幸福,幸福地有些刺眼。
嗯,小亚瑟,哥哥我和路德在一起了。同性恋什么的,你应该可以理解吧?
我理解。理解。我笑着点头道,只是我可能喝不到你们的喜酒了。我要离开这里了。
对面两个人明显怔住了。
为什么?去哪?他们异口同声。
还真是有默契啊。
爸妈去外地工作。你们也知道的,我在这里没工作,也比较恋家,所以就决定和他们一起咯。
工作可以找的啊,我们可以帮你。路德依旧一脸认真。
嗯。你们。
你们两个。
我摇了摇头没有继续工作的话题:后会有期了,挚友们。
我没有和他们例行拥抱,甚至没有告诉他们我离开的日期。甚至准备的这几天我都没有去找他们。
终于有一天他们两个来找我了。
对,两个人,牵着对方的手,一起来的,成双成对。
小亚瑟你还没说你什么时候出发呢。
不管谁去不去送你,我们必须去。
这两个人真是般配啊,我在心里想着。咬紧了牙关漠然地看着前方,抬头对上他们两个的脸时换了一副笑脸。明天。
好。
明天他们应约而来。帮我们拿了很多东西,送我们上了火车。两个人的手紧紧牵在一起。
再见。他们连告别说的都那么整齐像是心有灵犀。

再见。
我假装拿行李很累的样子没有回头,用他们都能听见的声音喊着。
再也不见。
我踏入车门的那一刻,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跳塔利亚/搞事搞事


┓┏┓怎么都跳了在下也跳好了
┛┗┛┗┛┃\○/
┓┏┓┏┓┃  / 本田菊
┛┗┛┗┛┃ノ)
┓┏┓┏┓┃
┛┗┛┗┛┃
┓┏┓┏┓┃
┛┗┛┗┛┃
┓┏┓俺就去摘个番茄罗/马/诺你咋就跳楼了!?
┛┗┛┗┛┃\○/
┓┏┓┏┓┃ / 安东尼奥
┛┗┛┗┛┃ノ)
┓┏┓┏┓┃
┛┗┛┗┛┃
┓┏┓┏┓┃
┛┗┛┗┛┃
┓┏┓┏┓费里西安诺你干啥子!?
┛┗┛┗┛┃￿\○/
┓┏┓┏┓┃  / 罗维诺
┛┗┛┗┛┃ノ)
┓┏┓┏┓┃
┛┗┛┗┛┃
┓┏┓┏┓┃
┛┗┛┗┛┃
┓┏┓┏┓伊丽莎白没事吧!!!!!!
┛┗┛┗┛┃\○/
┓┏┓┏┓┃  / 罗德里赫
┛┗┛┗┛┃ノ)
┓┏┓┏┓┃
┛┗┛┗┛┃
┓┏┓┏┓┃
┛┗┛┗┛┃
┓┏┓┏┓基尔伯特你干什么?!
┛┗┛┗┛┃\○/
┓┏┓┏┓┃  /伊丽莎白
┛┗┛┗┛┃ノ)
┓┏┓┏┓┃
┛┗┛┗┛┃
┓┏┓┏┓┃
┛┗┛┗┛┃
┓┏┓┏┓west!!!
┛┗┛┗┛┃￿\○/
┓┏┓┏┓┃  /基尔伯特
┛┗┛┗┛┃ ノ)
┓┏┓┏┓┃
┛┗┛┗┛┃
┓┏┓┏┓┃
┛┗┛┗┛┃
┓┏┓┏┓费里西安诺!!
┛┗┛┗┛┃\○/
┓┏┓┏┓┃  / 路德维希
┛┗┛┗┛┃ノ)
┓┏┓┏┓┃
┛┗┛┗┛┃
┓┏┓┏┓┃
┛┗┛┗┛┃
┓┏┓┏┓pasta手滑被我丢下去了!!
┛┗┛┗┛┃\○/
┓┏┓┏┓┃  / 费里西安诺
┛┗┛┗┛┃ノ)
┓┏┓┏┓┃
┛┗┛┗┛┃
┓┏┓┏┓┃
┛┗┛┗┛┃
┓┏┓┏┓┃
┛┗┛┗┛┃
┓┏┓┏┓┃
┛┗┛┗┛┃
┓┏┓┏小亚瑟别跑啊哥哥还没跟你打架呢!!!!
┛┗┛┗┛┃\○/
┓┏┓┏┓┃  /弗朗西斯
┛┗┛┗┛┃ノ)
┓┏┓┏┓┃
┛┗┛┗┛┃
┓┏┓┏┓┃
┛┗┛┗┛┃
┓┏┓┏阿尔你跳哪去啊!!!!
┛┗┛┗┛┃\○/
┓┏┓┏┓┃  / 亚瑟
┛┗┛┗┛┃ノ)
┓┏┓┏┓┃
┛┗┛┗┛┃
┓┏┓┏┓┃
┛┗┛┗┛┃
┓┏┓┏┓立/陶/宛哎别跑啊不就让你帮我拿个饼干吗你跑什么跑啊你是看见俄/罗/斯才怕成这样的吗唉呀妈呀俄/罗/斯在下面卧槽!!!!
┛┗┛┗┛┃\○/
┓┏┓┏┓┃  / 菲力克斯
┛┗┛┗┛┃ノ)
┓┏┓┏┓┃
┛┗┛┗┛┃
┓┏┓┏┓┃
┛┗┛┗┛┃
┓娜塔莎别跳啊留下别冲动!!
┛┗┛┗┛┃￿\○/
┓┏┓┏┓┃  / 托里斯
┛┗┛┗┛┃ ノ)
┓┏┓┏┓┃
┛┗┛┗┛┃
┓┏┓┏┓┃
┛┗┛┗┛┃
┓┏┓┏┓哥哥等我!!!!!!!!!!!!!!!!!!!!!
┛┗┛┗┛┃￿\○/
┓┏┓┏┓┃  / 娜塔莎
┛┗┛┗┛┃ノ)
┓┏┓┏┓┃
┛┗┛┗┛┃
┓┏┓┏┓小耀别走!!
┛┗┛┗┛┃\○/
┓┏┓┏┓┃  / 伊万
┛┗┛┗┛┃ノ)
┓┏┓┏┓┃
┛┗┛┗┛┃
┓┏┓┏┓┃
┛┗┛┗┛┃
┓┏┓阿尔弗雷德还钱!!
┛┗┛┗┛┃ \○/
┓┏┓┏┓┃  / 王耀
┛┗┛┗┛┃ノ)
┓┏┓┏┓┃
┛┗┛┗┛┃
┓┏┓┏┓┃
┛┗┛┗┛┃
┓┏┓┏我不还钱!!
┛┗┛┗┛┃ /`○'/
┓┏┓┏┓┃  / 阿尔弗雷德
┛┗┛┗┛┃ノ)
┓┏┓┏┓┃
┛┗┛┗┛┃
┓┏┓┏┓┃
┛┗┛┗┛┃
┓┏┓┏┓┃
┃┃┃┃┃┃
┻┻┻┻┻┻

失明/金钱

How many fingers am l holding up? Sorry,America.l can't see any longer......
  王耀醒了。
  他睁开的双目,空洞洞的看不见底,没有一丝的情感波动。
  其实对于现在的他,睁不睁眼都无所谓,反正双目面前永远是一片黑暗。只是有时还会抱着一丝希望,仿佛自己睁开眼后就能奇迹般的重见光明,重又看见他一般。
  只是失明了两年,虽然每天都会忍不住猜测,但那么好的事终究没有发生在自己头上。
  自己那点运气也就够抢个几分钱的红包了。
  王耀面对起床这个选项,其实他一开始是拒绝的,但是肚子又空空的,饿得有点发慌。
  好吧,这种时候还是要召唤神兽——
  “亚瑟!亚瑟——!!”
  “耀?”
  脚步声近了,王耀知道他来了,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我醒了。”
  对面的人闻言,打开了衣柜拿出几件衣服,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宠溺:“是~是,我来帮你换衣服吧陛下。”
  “嗯。”王耀把双手举起,任凭那人把自己的睡衣脱下,再套上衬衫。
  自从失明过后,亚瑟一直这样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自己,简直是女孩口中男友力爆表的人。
  ——
  早饭一如既往的不好吃。
  虽然王耀知道,他已经很努力去模仿着做了,可味道还是不对……呢。
  王耀伸出手摸索着,而对面那人看到他这个动作,认命地放下手中正打算喂他的勺子,把脸凑了过去。
  “好软……唔……”“真是不明白你为什么总是要捏脸。”
  王耀的脸上一直挂着微笑,只是那双眸子浑浊黯淡,显得这笑容十分诡异。
  对面的人一口一口尽职地喂着王耀饭,看着王耀似乎一脸幸福,他恍了恍神,终究还是把千言万语咽下肚子。
  耀,你可知道,在你面前的,根本不是你深爱着的亚瑟?
  看着吃饱喝足的王耀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发呆,那人回到自己卧室,一下瘫坐在地上。
  是了,亚瑟早就在两年前,王耀失明后不久死了。
  而自己,只是个替身罢了。
  阿尔想起亚瑟死的时候,王耀还一无所知,努力地习惯着盲人的生活。
  王耀,他第一眼见到就喜欢的人,但或许他这辈子只能与王耀擦肩而过。王耀和亚瑟在一起的时候,看起来是那么耀眼、那么幸福。
  自己仿佛注定插足不了。
  然而亚瑟却走了,独留王耀一人。
  本来他应该说出真相的,但看着王耀每次摸索着走路,看着王耀睁着一双无神的眸子呼唤亚瑟的名字,他就怎么也说不出口。
  再后来,自己就成了王耀心中的亚瑟。
  装作亚瑟照顾王耀这件事还是很难的,自己和亚瑟性格和生活习惯上相差太大,不过没关系,他可以改变。
  这一切都可以为了王耀改变。
  他可以放弃自己对麦叔叔的执着,他可以尝试模仿亚瑟做出地狱一般的死抗饼,可以努力去练习模仿亚瑟的声线,去刻意以亚瑟的方式处事。
  阿尔弗雷德仿佛渐渐消失,留下来的只不过一个冒牌的亚瑟•柯克兰。
  只是为了给王耀一个幸福的梦,让他活在快乐之中。
  能在你身边,就算你叫着别人的名字用失明的双眼看着我,我也会很幸福。
  就算,
  我已经渐渐失去了自我……
  只要你开心的话,
  让我放弃我的一切都可以。
  “亚瑟?”王耀又坐在沙发上唤着他,阿尔收拾一下心情,应声走了出去:“是是,皇上有何吩咐?”
  “无事,朕只是想叫叫小眉子。”王耀抱着滚滚坐在沙发上,笑得十分灿烂。
  “……”
  “还有,”王耀没有聚焦点的双眼直直对着沙发对面没有打开的电视,“朕可是孤家寡人一个,所以小眉子不要离开我。”
  阿尔的心像被狠狠拧了一下,强烈的不安感蔓延上来,他平复几下心情,勉强用着普通的语气随意答道:“当然了,不会离开你的。好了,我去收拾下屋子。”
  王耀的动作依旧没变,只是那笑容已经淡了几分。
  阿尔,你真当我眼睛瞎了,心也被蒙蔽了?
  当初你刻意模仿着亚瑟的声线和语气向我说了第一句话,我就知道亚瑟恐怕已经离我而去了,而你却愿意为我假扮亚瑟。
  王耀情商不算低,一旦他明白自己的心意,他就能看的比谁都透彻。
  阿尔这般蹩脚的模仿自然是骗不到他,但一开始自己沉浸在悲伤中,也没注意拆穿,到了后来阿尔的模仿已经熟能生巧,自己不忍心也不愿说出口了。
  就让这个谎言继续下去吧。
  王耀承认自己其实沉浸在这个冒牌亚瑟的细致照顾上了,可能自己真的很自私,但是王耀私心里还是让自己做了个甜甜的梦。
  这对阿尔来说真的很过分,这么做也真是够贱了,我啊。
  但是,说出口后,反而会更伤阿尔的心吧。既然如此,还不如将错就错。
  这个做法,不论对自己,还是对他,说不定都是一个完美的选择。
  一个房间里,两个人各怀心思,却都抱着为两人好的心情,互相欺骗着。

停下的脚步/苏英

警局里每天依旧是十分的吵闹,对于那些被称为自己的同事在悠闲的时候真的是不能再悠闲,最近警局新来了一些新人。抬眼看看同事们在和新人们好好交流感情,我是个例外。我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身子偏歪靠在左边的桌上,右手手里拿着装着热茶的茶杯。看样子我的确是一个人。抬眼看到熟悉的红色头发和蓝色衣服的人笑笑,茶杯放在桌上放下二郎腿站起来。

“哟,什么风把我亲爱的哥哥你吹来了?”
“怎么,不欢迎?”
“喔,我应该问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盯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说真的我的确在思考这个问题,警局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他驻足靠在桌子上抱臂沉默思考了会,给了我一个世界通用的词语“保密。”
天晓得他怎么进来的,什么风会把他吹来。这是个问题,我倒是没什么心思去在意这些。

“…难不成你还是新来的警察吗。还是你又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不好意思我夸张了。”
“well,我说我是你哥哥,他们就放我进来了。”他耸肩将眼神转向另一边,我只觉得他根本没在意我的话,然而眼前的人完全忽视掉旁边所有人的语言和眼神。右手指骨轻轻地敲了敲桌面“来找你问件事。”

“什么?”

我压低了帽檐将视角转向他的眼睛。他左右看了看,走到我旁边
“这里不好说,带我去资料室。”

“好了,所以,你有什么想问的吗。”我打开了灯,书柜透明玻璃过后是一堆杂七杂八的案件资料,看样子还需要整理。一张散落了纸的办公桌和椅子,椅子还是可以躺上去的那种,我不打算享受这种全新体验。还有沙发,和茶几。我轻跳一屁股坐在办公桌上,很显然我根本不当回事,反正在这里暂时也只有我和他两个人。

“你坐在那好吗。”
“当然,没有人会介意的。”

他坐在沙发上抽出了烟点燃,或许我应该告诉他这里不允许抽烟,那是上司的命令,不过有谁在意。烟雾很快笼罩了整个资料室。

“说吧。”
“那么,你记得很久以前的一个案子吗。”
他缓缓吐出烟雾,抬头瞟了我一眼,垂眸继续吸他的烟。
“大约多久?”
“十多年了吧,不知道这里还找不找得到。”
“那个是桩杀人案件,一名男子被枪杀,在阴暗腐烂的小巷子里,身上多处被子弹穿透。”

我看不见他的表情是怎么样的,不过那桩案件的确是过去很久了,而且还不是我解决的,印象不是很深。迟疑了一会儿开着口问道

“被害人有具体特征吗。”
“记不清楚了,红发男子。”

都是红发,我想一定是他哪个朋友或者是兄弟吧。那样真可惜

“我帮你找找…。”

我跳下桌子打了个响指走到书柜前打开玻璃翻着乱到不能再怎么乱的案件,说实在的,要从这么杂七杂八的东西里找出十几年前的案件是有点困难。他一直沉默不语,整个资料室只剩下了烟雾和我翻资料的声音。安静的有点可怕。

“喂,我说。”

为了打破这种气氛我企图寻找点什么其他话题,“你为什么要找那案件啊”

“……不知道。”
这的确是非常简洁而无聊的回答,我也不再问,继续找着案件。
“我找到了。”

我拍拍上面的灰退回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细细翻看。看到上面的资料和图片蹙紧了眉抬头看着他,他也刚好抬起头来。

“你确定你要找的是这个吗?”
我挥挥手里的东西,他只轻描淡写的“嗯”了一声。然后站起来背对着我。
冷漠的背影是无情的,有人这么认为过。
“喂…”
他一声不吭,这样的氛围持续了五六分钟差不多。
他是我的哥哥,斯科特。斯科特·柯克兰。
这样持久的氛围僵持着,他估计也站累了。手拿下嘴里叼着的烟,转身弯腰在茶几上熄灭了烟头。

“没什么事了。”
他快步走到门前打开门出去并迅速关了门,在屋里的我清楚的听见了门外离开的脚步声。
别让他走…
我愤愤地把手里的资料甩在地上,双手捂头惊恐和不甘的表情混合着在我的脸上,用一种低到不能再低的声音

“哥哥…”
散落在地上的案件资料的纸一张张散开,那上面清楚的写着一排字,还有那红发蓝衣的男子死亡的图片

(斯科特·柯克兰。死于全身中弹。)

门外的脚步声停下了。